NEWS

公司動態

專訪華陽通用曾仁武|將來電子產品主要是“吃軟飯”

2019-11-13

專訪華陽通用曾仁武|將來電子產品主要是“吃軟飯”

——蓋世汽車“C Talk 奮斗2019”高端系列訪談第45

蓋世汽車   解全敏  周曉鶯   2019-11-13 07:10:25

即便是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汽車市場增長放緩,汽車電子還是有足夠的市場空間。

當今的中國車市,兩種趨勢相映成趣:一方面車市整體下行,另一方面,豪華車銷量逆勢增長,消費者對高品質的追求并未因為車市寒冬的到來而下降,反而愈加凸顯。

在蓋世汽車最新一期“C Talk 奮斗2019”系列訪談中,惠州市華陽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惠州華陽通用電子有限公司董事長曾仁武認為,中國汽車市場目前單從銷量來看,增量空間受壓,有點寒意逼人,但長遠來看,中國人口眾多,消費層次豐富,消費升級的存量空間還是巨大的,整車廠和零部件供應商都應做好產品升級的準備,來共同擁抱市場。

1.jpg

惠州市華陽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惠州華陽通用電子有限公司董事長曾仁武

中國汽車市場增量已經不大,主要空間在于存量升級

蓋世汽車:2018年中國車市負增長,2019年1-9月這一情況仍在持續。從一個行業人士的角度來看,您如何看待中國汽車行業如今的發展情況?

曾仁武:2017年中國汽車市場增速就明顯放緩,2018年中國汽車市場出現28年來的首次負增長,這是正常的市場規律,沒有任何一個行業可以長期高歌猛進。

一方面,中國汽車行業經過近30年的發展,乘用車保有量已經超過2.5億輛,總體來看平均每個家庭幾乎有一輛車,汽車有無問題得到基本解決。當然,由于地區差異,經濟發展水平不平衡,發達地區平均每個家庭可能不止一輛車,欠發達地區還沒有達到平均每個家庭一輛車,有點被平均了。另一方面,同歐、美、日、韓等發達國家每千人擁有車輛數相比,中國還有比較大的差距,似乎還有不少的增量空間,但我們要客觀的看待幾個實際問題,同發達國家比,人均GDP的差距,用于購車消費占居民整體消費能力的比重的差距,后期使用及維護的成本占居民收入比重的差距等。

因此我認為,中國汽車市場增量空間已經不大,主要的空間還是存量升級。預計中國汽車市場過去的高增長將成為歷史,但從基數來看中國市場仍將是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

蓋世汽車:您覺得中國汽車市場還要再緩幾年?

曾仁武:不排除政府會針對目前汽車市場的現狀,出臺一些有利于汽車行業發展的政策,刺激汽車消費,緩解中國汽車市場目前繼續下滑的壓力,帶來一陣市場波動,從三到五年來看,中國汽車市場數量方面低增長甚至是可接受的負增長可能是個常態,后期會逐步進入相對穩定的狀態。

蓋世汽車:從今年的三季度報來看,華陽的汽車電子板塊數據還挺漂亮的。

曾仁武:在當前車市的大環境下能有這樣的增長,說明前期我們在公司治理、整頓、改善等方面的效果,尤其是2018年咬緊牙關過苦日子,堅持加大研發投入,狠抓研發效率的效果逐步顯現出來了。談不上很滿意,只能說公司全員前期的努力得到一定的回報,也在預測之中。

智能化、網聯化趨勢下,汽車電子份額將明顯提升

蓋世汽車:近些年全球掀起了一股自動駕駛的熱潮,全球科技巨頭和汽車巨頭爭相布局,在您看來,中國的自動駕駛發展有泡沫嗎?

曾仁武:自動駕駛將改變人們的出行方式,豐富人們的汽車生活,這是全球汽車行業發展的大趨勢,車企及相關科技公司布局這一宏偉的產業,有助于自動駕駛的成熟和發展。一項新的技術從理論提出到實際規模應用,都有一個不斷改進完善的過程。就自動駕駛而言,做得越深就會發現需要解決的各類問題就越多,還需要相應完善的法律法規來支持,真正進入市場,經過市場的檢驗,讓消費者接受,可能還有一個相對長遠的過程,三五年就進入千家萬戶的樂觀派預測可能不太現實。在這個發展過程中,不排除一些對風險評估不足、人才和資本準備不足的企業,等不到自動駕駛真正到來的那一天,這是很正常的新產業發展現象。即便如此,待自動駕駛真正到來的時候,我們也不應該忘記他們,應該記住他們曾經為行業發展積累的經驗教訓和做出的貢獻。

蓋世汽車:大家談自動駕駛,經常會談到它的商業化落地,要考慮不同的場景,因為它的場景復雜程度非常高,并且有很多細分領域,比如在商用車領域,在特定園區,還有在乘用車領域,大家對它預期其實是不一樣的。

曾仁武:你的問題比較專業,自動駕駛確實可以分為許多細分領域,從大原理來說是一樣的,各細分領域要求的專業技術是不一樣的,是從易到難的發展過程。最先應用自動駕駛車輛的很可能會從一些特定的場景應用開始,例如,小區的自動清掃車,它的場景相對簡單很多,路線固定,速度也比較慢,可以更快實現自動駕駛和自動作業。

蓋世汽車:前面您提到,中國市場進入了存量市場,產品本身發生的變化是很大的,可以看到,現在大部分企業的戰略規劃,都跟電氣化、智能化、網聯化密切相關。那么,這些趨勢對于華陽通用來說有什么影響?

曾仁武:汽車市場從增量到存量之后,消費升級是市場的主要推動力,車輛的升級就是必然的選擇,與我們相關的產品升級至少包括:一、功能升級。應用更多的新技術,實現車輛的智能化、網聯化、輔助駕駛等;二、品質升級。會更注重用戶體驗,追求提升檔次和品質向上。伴隨這樣的升級,汽車電子的比重會進一步提升,符合我們的發展規劃。

蓋世汽車:汽車電子的比重占比在上升,大概會發展到什么區間?

曾仁武:隨著包括自動駕駛在內的功能和品質向上升級,汽車電子占整車的成本比例會進一步加大,不同類型汽車的電子成本占整車比例不同。

目前而言,就我們國家的汽車來說,汽車電子占整車成本比例大概是:低檔車占比是15%左右,中高檔車占比是28%左右,混合動力車占比是47%左右,純電動車占比是65%左右。

從全球汽車發展的歷史來看,各類車的平均汽車電子成本占比是逐年增加的,1950年的占比大概是0.9%,1960年的占比大概是3.2%,1970年的占比大概是3.6%,1980年的占比大概是10%,1990年的占比大概是15.2%,2000年的占比大概是19.1%,2010年的占比大概是29.6%。有關研究資料預測,2020年的占比大概是34.3%,2030年的占比大概是49.6%。

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即便是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汽車市場增長放緩,汽車電子還是有足夠的市場空間。

軟件才是電子產品靈魂,電子產品主要是“吃軟飯”

蓋世汽車:汽車電子,其實是軟硬件的集成體。目前來看,大部分傳統零部件制造商開始宣稱自身是科技公司、服務公司或是出行公司,就是在由硬到軟,華陽通用是不是也面臨這樣的情況?

曾仁武:叫法不重要,重要的是做哪些東西,這才是實質。講到軟件方面的布局,可以看我們軟件人員數量的變化,十多年前我們研發人員大概是150人,其中軟件人員只有30多人。而目前,我們研發人員已經超過了800人左右,其中400多人是軟件人員。產品技術的升級,自然而然地帶來了人員結構的變化。

硬件是軀殼,軟件才是產品靈魂。在十多年前,我就講過,將來電子產品主要是吃軟飯。外部的芯片,我能買,別人也能買,可能有一點點價格上的不同而已,但是為什么同樣的東西做不出同樣品質的產品,甚至做不出同樣的功能出來,這就和軟件能力有關??梢哉f,后期產品的性能、功能以及質量等方面70%決定于軟件,將來自動駕駛的核心也還是在軟件。

蓋世汽車:其實軟飯并不好吃,這方面的趨勢會給企業帶來很多的變化。就華陽通用來說,除了前面提到的人員構成方面的變化,管理方面是不是也有很大的變化?

曾仁武:應該說,結合實際情況,每天改一點點,每年改一點點,回過頭來一看,已經完全不一樣了。隨著知識結構的變化,管理模式也必須要做相適應的變革?,F在的管理已經不是靠行政部門來推動了,行政部門已經變成服務部門、支持部門。我們現在實行的是集成組合管理團隊+敏銳實施團隊的管理模式,不同層級的、不同階段的事情,由不同層級的跨部門人員組成集成組合管理團隊,去解決去決策,然后由敏銳實施團隊去按計劃按要求實施。此變革后,整天想著當官的人少了,爭著下沉去干實事的人多了,因為干實事的人才有更多的權力和更高的報酬,這是崗位價值決定的。

唯有合作起來,才有可能打造更專業的系統

蓋世汽車:現在行業內有這樣一些現象,比如原來做軟件的現在要去做硬件加集成,原來做硬件的去做軟件,可能到最后,大家都希望給OEM提供一個整體的解決方案。這會不會導致大家越來越沒有辨識度?

曾仁武:現在確實有這種現象。目前車廠也可能會感到困惑。從華陽通用來講,我們還是堅持將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做專,竭力為客戶提供放心的產品。

蓋世汽車:華陽在今年車展展出了一個多屏融合的產品,其中融合了中控IVI、儀表、HUD等,背后是怎樣的思考?

曾仁武:我們在幾年前就推出了智能座艙產品,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內涵,前期主要是將原本分離的產品融合為產品的一個功能,后期會融合更多的功能,如ADAS、無線充電等,同時也會將一些更智能的東西放進去為用戶提供更好的駕乘體驗。

蓋世汽車:這些產品設計的主導權到底在誰手上?

曾仁武:車企和零部件供應商都在構思各類創新產品,基于專業的分工,零部件供應商可能更多是原始技術積累,零部件供應商把用戶體驗更好的產品做出來推薦給車廠、與車廠交流。同時車廠他們有自己的規劃,也會跟零部件供應商進行互動交流,以達成共識。零部件供應商是推薦和引導,最終決定權自然是在客戶。

蓋世汽車:汽車電子跟安全關聯度也很高,因為它涉及到數據,對于安全問題您怎么看?未來的控制關鍵是在哪一端?

曾仁武:汽車安全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大家都很重視,一部車里大概有上百個ECU,都會涉及到安全問題。中控系統中有大量的通訊協議,如果通信協議不正常,就會影響到整車的操作運行。我們始終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如對系統中的重要數據、信息進行加密保護,同時使用一套安全系統監管系統運行。

蓋世汽車:華陽通用的產品跟ADAS這個模塊的關聯度有多高?

曾仁武:關聯度很高。目前重點放在研究發展L3級以下的ADAS產品,我們認為只有把基礎技術做扎實了,才談得上逐步升級。具體來說,我們目前在重點發展77GHz或者79GHz毫米波雷達、雙目攝像頭的應用,再下一步是激光雷達。

蓋世汽車:華陽跟科大訊飛、地平線等一些企業有進行一些合作。能否介紹下相關情況?

曾仁武:在整個汽車產業中涉及的各種技術甚多,尤其在智能互聯及自動駕駛方面,不是哪一家公司能夠獨立把一個系統做完,在整個產業里面,應該由不同的專業人士去做相應的專業的事情,合作起來才有可能打造一個更專業的系統。我們很樂意與行業不同專業的企業合作,為車企提供更有競爭力的集成系統產品。

蓋世汽車:能否具體介紹下華陽通用汽車電子方面的業務發展情況?

曾仁武:國內前裝是我們的主要業務,占比大概在70%左右,這是我們重點發展的一個方向;另外是海外市場,最近兩三年比較穩定,后期需要發力進一步提升。

蓋世汽車:前面說到,華陽通用70%業務來自前裝市場,在這其中自主品牌的份額大么?

曾仁武:目前我們在自主品牌這一部分占的比重還是比較大的,長城、吉利、長安、廣汽這些都是我們客戶。當然,一些外企品牌的產品,我們也在做。如海外的Nissan、豐田,我們已經做了幾年了,國內的一些合資品牌有的已經在交付,比如說鄭州日產、北京現代等等。 

蓋世汽車:華陽在跟不同的車企的合作過程當中,您覺得他們的需求有差異嗎?或者標準有差異嗎?

曾仁武:無論是與哪一家車企合作,產品性能指標必須達到前裝產品的要求,在此基礎上,同一個產品,不同車企有不同的要求,每一家的關注點也不太一樣,我們會依據客戶的具體功能和標準要求做定制式的產品開發,以滿足客戶的要求。

蓋世汽車:您覺得華陽通用的優勢在哪里?

曾仁武:首先,十多年,華陽通用一直做這一行,非常專注以及專業,產品經過市場十多年來的檢驗,得到了客戶的認可;

第二,在科技創新方面堅持投入。這方面算不上絕對領先,但至少是可以跟上市場發展趨勢,我們也是因此得到很多車廠的認可;

第三,管理方面來看,華陽集團起初是從日本的合資公司開始,在精細管理的文化下,一直做的比較實在。一些合資品牌對工程的審核是很嚴格的,你沒有一定基礎,他根本不會考慮合作,并且在與這些車廠接觸以及被審核的過程中,我們逐漸得到改善。

第四,公司重視人才。公司不僅有1000余人的國內各類管理人才和研發人才,還從海外引進高素質的人才充實到研發、制造、質量、營銷等各環節。

中國由原來的粗放式低端制造逐步向高端制造發展

蓋世汽車:現在大家都會提到很大的一個中國特色,就是中國的速度特別快,對產品的要求、迭代的速度特別快,對此您怎么看?

曾仁武:現在的科技日新月異,迭代的速度幾乎是五年前的三倍,這是行業在加速發展的標志,企業必須順應這一不可逆的趨勢,在科技投入方面要跟上形勢的發展,這是第一要務,同時需要變革管理模式,做到合理成本下的又快又好,技術、質量、成本、速度是企業市場競爭的關鍵因素,否則跟不上行業的變化就沒有了未來。

蓋世汽車:就周期來說,現在最短的有多短?

曾仁武:迭代的速度在加快,產品的生命周期在縮短。五年前一款產品的生命周期大概在3年左右,現在一般來說,產品的生命周期在一年左右,這就倒逼著我們必須提前做好先進技術的預研,加快市場化新產品的開發速度,現在新產品的開發大部分項目客戶都要求在3-6個月完成交付,否則可能出現產品的開發還沒有完成,客戶規劃的產品生命周期已經結束,帶來巨大的損失。

蓋世汽車:近些年來,中國包括勞動力成本在內的各類成本都呈現上漲的態勢,因此有些人認為中國正逐漸失去其優勢,對此您怎么看?

曾仁武:我國勞動力成本的確呈現上漲態勢,給部分企業帶來了不少的壓力,但我們不能僅從此維度來判斷中國正在失去競爭優勢,要看到全民受教育的水平在提高,生產質量在提升,中國人有吃苦耐勞的優良傳統,使得勞動者平均勞動生產率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從《中國勞動力成本問題研究》來看, 中國制造業小時勞動生產率分別是泰國的1.71倍、 菲律賓的2.44倍, 年均創造增加值是印度尼西亞的2.7倍,是巴基斯坦的6.5倍, 勞動力成本創利水平仍顯著高于上述東南亞國家。 因此,中國制造業勞動力成本在勞動生產率方面仍保持比較明顯的優勢。

《中國制造2025》的全面實施,將推動中國制造邁上綠色化、智能化、可持續發展的道路。華陽通用目前正著力建設綠色智慧工廠,通過開發使用工業機器人,提高企業智能化、自動化、信息化水平,進一步提升企業競爭力。

蓋世汽車:在汽車電子這個領域,本土供應商他可能更了解中國,包括中國的移動社交各種應用、商業模式,它可能會更快的融入。您認為,這會不會讓本土供應商獲得更多的國際化訂單?

曾仁武:前幾年自主品牌汽車發展非???,主要是價格相對便宜,消費者承受得起,同時率先應用新技術,更能迎合網聯時代追求科技感的消費者。不過發展到今天,無論是本土的自主品牌還是來自海外的車企都在追求適合于中國市場的新科技,而自主品牌在追求提升檔次和品質向上。這符合市場存量升級的發展趨勢。本土的供應商,經過多年的發展積累,已經具備了同外企同臺競技的基本條件,有了更多獲取國際化訂單的機會。

蓋世汽車:從去年到今年,車降價的情況其實也很明顯,反映到供應鏈上,除了產能的下降,供應鏈成本方面的壓力應該也是進一步放大。在這兩端擠壓之下,企業怎么去保證自己的利潤?

曾仁武:中國汽車市場經過多年的高速發展,正在進入充分競爭的階段,這是市場發展的必然規律,車企的競爭必然會傳遞到零部件供應商身上,零部件供應商之間的競爭會因此加劇,面臨的成本壓力也在增加。這是市場競爭的必然結果,只有勇敢去面對和積極參與競爭,通過各種變革,把它作為提升公司綜合競爭力的一次機會,只有渡過這個難關,才能建立起企業真正的競爭力,才是有生命力的企業。在這樣的形勢下,我們的壓力也會傳導給我們的供應商,也會倒逼著他們去做一些改善。車企、零部件供應商及其他供應商都將接受優勝劣汰的市場洗禮,我相信通過共同的努力改善,中國制造的競爭力將進一步得到提升。

關于“C Talk 奮斗2019”高端系列訪談

2018年,車市持續走低甚至負增長的狀態,讓整個行業陷入焦慮之中。2019年,這一狀態或將持續。面對車市增長拐點,身處一線的企業究竟是何看法?另面對由此帶來的發展以及盈利方面的難題,戰略上將會作何調整?與此同時,汽車產業正處于深度變革期,企業還面臨著技術升級、供應鏈優化等諸多方面的考驗,對此,他們又將如何應對……針對以上問題,蓋世汽車以“C Talk 奮斗2019”為主題開展系列高層訪談,聚焦行業領先者棋局走向,共探未來車市發展。

无码国模国产在线观看,强乱中文字幕在线播放,国产小主播av,国产高清在线看AV片